马贞龙朗诵《当我老了》|| 作者:王逸菲

王逸菲
2021-09-17
来源:中文国际朗诵联盟

src=http___up.enterdesk.com_edpic_4f_9e_7e_4f9e7e627c6d78884da8ac4a5a442ce8.jpg&refer=http___up..jpg分割线.png



当我老了,世界还能否对我温柔相待? 我那小清单上带着褶皱的愿望还能否实现?

当我老了,想去一条小街,街上满是形形色色的人和店铺,生活节奏慢下来,春来烹茶冬来赏雪。

我要回去住在从前太婆、外婆和妈妈长大的地方。两层楼的小砖房,前庭后院种满了花草果树,郁郁葱葱。院门上附了几枝蔷薇,粉艳艳的,像记忆中邻家阿姐的笑脸。东面的土墙角趴了一只猫,黄毛白斑,腿短肚圆。阳光像金粉,洒遍了每个犄角旮旯,勾勒出猫咪几近透明的耳廓。橘黄色的云,一团一团,带着慵懒的温度。

夜晚,月亮浮在水一样的天上,人们已入睡。窗子里的自己,身体有些皱瘪,但发髻依然整洁光滑,眼神也还清明,腰板也还硬朗,穿着年少时渴望的夏布麻衣。有风轻吟,衣袂微微飘起。

当我老了,我要过得像我曾期盼的一般。

夏日的午后,我屋子里,弯下腰找着老花镜,找到后,将它从铺着方格布的茶几上拿起,仔细擦拭又戴上,动作和帮外婆擦老花镜时一样小心翼翼。戴上后环顾四周,蓦地,瞥见另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身影。他坐在躺椅上看宋词,看的是我最爱的苏轼,他的衣角上,阳光在轻盈地跳跃。院子里,银杏树枝叶扶苏。

当我老了,我要在秋天,坐在银杏树下,看她的叶子变得金黄。

记得年幼时,爷爷曾告诉我,银杏色白,属金,故能益肺气,止咳嗽。我到老都记得爷爷说这话时,双眸似乎刹那间变得清澈温柔,吐纳间都沾染了银杏的微苦气息。我和他坐在高大的银杏树下,眯着眼却看不清金黄叶片上清晰的脉络。

邻家小子在土墙上养了盆吊兰,枝叶长长,伸头伸脑地窥探着我家的庭院,街道上响起敲竹梆卖桂花酒酿圆子的声音。

抬头看天,天蓝得像一页童话。

当我老了,我愿在冬天,邂逅一场江南的小雪。

从旧市上淘来的红泥小火炉早早就点上了,桌上放着柑橘,番薯和香蚕豆,水正咕嘟嘟地烧着,连声音都暖融融的。

孩子们带着一家大小早早地就回来了,正在隔壁和老头子一起做晚饭,煮酸笋疙瘩汤,厨房里雾气腾腾。

村里的小小孩儿们在放小炮,一串一串的,说是什么新材料,不污染空气。

深蓝色的夜幕下,万家灯火明。


王逸菲:江苏省靖江高级中学2019年刚刚毕业、已被北京大学录取的江苏省靖江高级中学女生王逸菲,靠一篇没有俗套的作文《当我老了》在第十五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中获得特等奖。

阅读950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