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月儿朗诵《妈妈的那盏旧油灯》|| 作者:麦兴平

麦兴平
2021-12-07
来源:朗联【1203】

src=http___up.enterdesk.com_edpic_4f_9e_7e_4f9e7e627c6d78884da8ac4a5a442ce8.jpg&refer=http___up..jpg分割线.png



妈妈,我又梦见家里的那盏油灯了,又一次坐在您的身边,看您一针一线为女儿纳着鞋底的样子了。妈妈,女儿好久,好久,没穿您做的千层底了,女儿大了,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最割舍不掉的就是年少时的那双千层底!妈妈,家里的那盏旧油灯还在吗?女儿多想还像以前一样坐在您身边,看您为女儿纳鞋底的样子。妈妈,那时您好年轻,笑笑地像画一样。这么多年,女儿长大了,您也不再年轻了,可女儿依旧记得您年轻时的模样。妈妈,如果您不老多好,女儿给你买好多好多、好看的衣裳,买好多好多、好吃的糕点。妈妈,人为啥要变老?女儿为啥要长大。

妈妈,家里的那盏油灯己经快没油了吧?老屋前的苹果树结的果多吗?妈妈,女儿还是舍不得老屋,舍不得您,总会在梦里想起老屋前的那棵老槐树,春暖花开时多香呀!一束、一束像挂满了蝴蝶,染得老屋也好看了许多。妈妈,女儿好想再坐在那盏油灯下,馋馋地看您蒸槐花的样子,妈妈那年好年轻,腰可直了,蒸槐花的样子可美了。妈妈,咱家的那盏旧油灯一定不在了吧?妈妈,在女儿心里您永远是那盏不灭的油灯,女儿走到哪,妈都是女儿的一盏灯。妈,妈时间都去哪了?您怎么说老就老了?妈妈,女儿想您,想再陪您坐在老屋的那盏旧油灯下说说话,行吗?

妈妈,女儿知道,女儿猜的到家里的那盏旧油灯己经不在了。正如妈您为女儿纳的千层底一样,女儿不穿了,不敢穿了。虽然舒服,暖脚,帖心,但女儿怕妈太累。妈妈,女儿知道,女儿没出息,这些年为了自己的生活,没为妈妈买更多更好的东西,也没陪妈妈去想去的地方。偶尔陪妈坐坐,又没时间听妈妈唠叨。妈妈,其实女儿知道妈惦记女儿,在乎女儿,心疼女儿,会常常想女儿。女儿也想您!妈妈,在女儿的心里妈妈比天大。可女儿忙,亏欠妈的太多,太多。妈妈,旧油灯不在就不在了,在女儿的心里妈妈永远是女儿的那盏旧油灯。女儿知道,再难再苦,再累,再烦,每每想起坐在妈妈身边,在旧油灯下看您纳鞋底的样子,女儿就不难不苦了。妈妈,女儿也知道,即便天下所有的路都走不通,妈妈这条路也永远为女儿畅通着;即便天下所有人都看不起女儿,妈妈也会把女儿捧在手心里。妈妈,谢谢您,是您养育了女儿,也是您,像家里的那盏旧油灯,为女儿照亮了回家的路,为女儿守着有亮光的家。妈妈,女儿想您,好想,好想。


麦兴平:网名麦子熟了,中国普通文字人;中国作家联盟文学指导,宁夏作家协会会员,宁夏朗诵协会副秘书长,银川作家协会会员,青铜峡作家协会会员,散文悦读专栏作者,宁夏青铜峡人。自十六岁在《少年文艺》发表文章以来,有百十篇文学作品发表各类知名报刊杂志,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嫂子那件旗袍》,长篇小说《血色黄昏》,散文巜我已五十了》,散文诗《春天里的中国》。

阅读1663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