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诵读:高山上的传奇

2022-03-25
来源:朗联【0303】

src=http___up.enterdesk.com_edpic_4f_9e_7e_4f9e7e627c6d78884da8ac4a5a442ce8.jpg&refer=http___up..jpg分割线.png



大家好,我是一株绿绒蒿。

对,就是这么一个也许你都没有听到过,而且听上去毫不起眼的名字。

我不是蒿草,我是花朵,是离天空最近的花朵。

一百多年前,对植物感兴趣的人才在中国的西南地区发现了我,直到今天这种发现还在持续着。

不过,要想发现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因为我住在很高很高的高处,也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高海拔地区。那里冷得很,风大得很,空气稀薄得很,连动物都少得很。就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我还专拣最难的地方扎根。

你听说过流石滩吗?几亿年的山体演变风化,岩石碎裂了,变成棱角尖尖的石块,顺着山坡滑下来,好像给山披上了一层铠甲,那是高原上最危险的所在,是生命的禁区。只有拼命地把根往深处扎,我们才有可能会活下去。

活下去,在一年当中长达十个月的霜冻期里活下去,在滑坡的威胁和紫外线的伤害当中活下去。为了活下去,我们长出了一身的绒刺。为了活下去,我们对传播花粉的小昆虫特别地照顾,让它们在我们硕大的、厚实的花朵里安家。

好了,我终于要说到开花了。

开花,这是每一株绿绒蒿的高光时刻,也是你最该赶来和我们相见的时刻。

一百多年前,最先被发现的是一株红花绿绒蒿。发现的人兴奋地说,他一眼就看到一对红色情侣在灌丛当中绽放,好像正等待着他的到来。

除了红色的,我们还有蓝色的、黄色的、紫色的。

我就是一株蓝花绿绒蒿,你只要见到我就知道,为什么我会被称作“高原女神”,那绝对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蓝色,梦幻的、晶莹的蓝色,美轮美奂,纤尘不染。

高原上呼啸的风来了,连最顽强的草都俯下身子,只有我绿绒蒿依然扬起高昂的头,成为烈风中、荒原上最鲜艳的颜色,而这也是我生命中最后的颜色。

我的生长节奏极慢,漫长到要经过十年以上的积累酝酿才能迎来一生当中只有一次的绽放。

而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是幸运的,若干年后,我的孩子们会从石缝当中昂起它们的头,拥有属于它们的高原上的传奇!

阅读3246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写评论...